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恰如初晨光微醺》恰如初晨光微醺TXT下载 全文免费阅读 恰如初晨光微醺男妃文

更新时间:2020-08-10 16:15:16

《恰如初晨光微醺》恰如初晨光微醺TXT下载 全文免费阅读 恰如初晨光微醺男妃文 已完结

《恰如初晨光微醺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余流寂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喻子琛,喻总

《恰如初晨光微醺》为余流寂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春夏大秀刚结束,公司内依然弥漫着了战火纷飞的气息,让人紧迫感十足。 与白筠安办公楼直线距离约500米的喻子琛则完全没有周末的概念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春夏大秀刚结束,公司内依然弥漫着了战火纷飞的气息,让人紧迫感十足。

与白筠安办公楼直线距离约500米的喻子琛则完全没有周末的概念。他从来没有固定的放假时间,只在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,忙里偷闲。甚至有的时候,星期五反倒是最不得闲的。

比如,今天。

“喻总,盛景那边突然和我联系,说他们沈总想私下见您一面。”苏荷顿了顿,补充道,“他们还说,希望能尽快。”

“盛景的副总裁,沈景遇?”喻子琛微微皱了皱眉。

盛景提出合作是一个多月前的事,合作草案也是最近才出,他昨天才拿给自己内部看,按照这个速度,就算双方都有充足的诚意与合作需求,正式接洽也得等一个月后。更何况现在市场还不明朗,这个时候约他私下见面,他倒是真有点意外。

“是他。据可靠消息,盛景近期高层会有一批人事变动,原先的总裁即将卸任,由沈景遇继任。”

“也正常,毕竟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股份,是盛景最大的股东。他们还说了什么?”

“还说如果您同意的话,希望地点定在云深酒店。”

云深是云昭瑞华旗下的酒店,四舍五入,算是喻子琛家的。

喻子琛听到这便笑了,“他倒是有意思,存心让我做东。你去回他们说,我今晚七点有空,沈景遇这次不来的话,就说我下个星期日程都满了。”

苏荷简单交涉之后,过来汇报结果:“喻总,沈景遇同意了。”

“知道了,辛苦你,准备一下材料,晚上加个班,和我过去。”

他现在倒真是十分好奇,沈景遇上任之前见他到底有什么计划。

到了约定的时间,喻子琛带着助理苏荷赴约。他特意提前了一点去,在包间内等沈景遇过来。

六点五十八分,沈景遇来了。

说的是私下见面,因而喻子琛只带了助理苏荷,沈景遇一行却有七八个人,个个身着正装,神情严肃,像是内部开完小会直接过来的。

喻子琛笑着站起来迎接,却在看到沈景遇的正脸时僵住了。

沈景遇过来和他握手时,他的脸上竟是连一丝笑意也没有。喻子琛平日向来温和,苏荷从未见到他这样的神情。

“喻总,幸会。”沈景遇简短地打着招呼。

喻子琛看着他,神色复杂,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一字一顿道:“黎深,你还活着。”

沈景遇听完却是一愣,怀疑自己没听清,他松开了手,惊讶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喻子琛没再继续说,转而朗声对助理道:“苏荷,我和沈总想要私下谈谈,你先出去,有事我叫你。”

这发展让沈景遇有些懵,但他十分上道地让自己的人和苏荷一起出去了。

待门关好,沈景遇问道:“喻总想谈什么?”

喻子琛没有立即回答,示意沈景遇到沙发上坐下,给他倒了杯茶,自己调整了神色,才缓缓开口道:“圣诞节那次恐怖袭击之后,你去了哪?”

沈景遇刚抿了口茶,却又不得不放下茶盏,正色道:“您这话我不太听得懂。”

“你失踪四年,我们一直在找你。小汐她不相信你死了,不相信你被撕票了连尸首都找不到。一直在F国,守着你开的那家小咖啡店,等你。”喻子琛强忍着发抖的手,低头泡茶,不让人看到他眼里的氤氲。

沈景遇听到这话略微一愣,却是淡淡笑道:“你对我怕是有什么误会?”

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你何必装不认识。我不问你有何难处,可你实在对不起宋汐。”他依旧没有抬头,手紧紧捏住了茶壶柄。

“喻总这是,认错人了?”沈景遇谨慎地问道。

喻子琛闻言缓缓抬头,眯了眯眼,正视着沈景遇,神情漠然。

沈景遇亦是没有说话,迎上他的目光,神色自若。

许久,喻子琛开口道:“你不认识我了。”

他这话说的语气平淡没有起伏,不像是疑问,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“喻总哪里的话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”沈景遇解释道。

“为什么约在云深?”喻子琛再次低头,一边泡茶,一边问道。

“私下会面,约在盛景或者是印澜都不太妥当,我本以为约在云深合适些,没想到却是让您误会了。”沈景遇很快听出了他的意思。

喻子琛将他认成了一位失踪的朋友,而这位朋友显然知道喻子琛的身份。相似的外貌,加上约在云深的行为,一下子便让喻子琛误以为自己就是他的那位朋友。

“那倒是我认错了,沈总见谅。”他很快便将自己从方才悲伤的情绪中抽离出来,缓缓道,“这么急的约我见面,因为什么事?”

“上次草拟的合作方案,喻总看过可还满意。”他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。

“对当下的形式来说,是不错,可你也知道市场瞬息万变,下个月,恐怕就不是这般光景了。到底如何,我也说不准。”

喻子琛这话的意思是,不管你方案多诱人、诚意多足,我近期就是没有和你合作的意愿。

“那我不妨再多透露一点,盛景已经在筹备收购杨森的公司了,下周就可以完成了。”

喻子琛闻言笑了笑,“沈总是想一上任便宣布收购消息,再一并和我们达成合作意,树立盛景在新领域蓬勃发展的形象?您怕是没做过技术,我暂时不考虑合作,是因为新一轮的产品研发还不够完善。现在拒绝您,也是对盛景负责。”

“喻总没考虑过合作研发吗?”沈景遇不紧不慢道,“这个产业现在是在风口上,可这么长的研发周期耗下去,效益会亏损多少。”

“不劳您操心,我这项目快完成了,按照现在的市场条件,也不差这一两个月。若是让您现在插手,我能有什么好处?杨森是印澜的竞争对手不错,能将他变成商业伙伴我也乐意至极。可其他都好说,技术合作,不可能。”

“喻总这么坚决,就是没有谈下去的余地了?”沈景遇试探道。

“倒也不是,我和您可能不大一样,除了利益,还考虑别的。我不想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,而让我的团队做出来的产品,不属于他们,单纯的变成推动资本膨胀的机器。反正没有您这个预期效益作对比,我也不会损失多少幸福感。您说是不是。”

“无妨,我也不是没有料到这样的答复。往后还是希望我们还能多接触,说不定喻总会对我的印象有所改观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喻子琛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。

“喻总今日心情不好,我便不再打扰,改日再约。”沈景遇答得干脆。

说着,沈景遇便起身站了起来。

合作被喻子琛被这样冷淡的态度一口回绝,他也没有多生气的样子,神色一如既往地严肃、沉稳。

“我送您。”

喻子琛这回倒是拿出主人家的客套来了,发了消息给苏荷,一并将盛景一行人送到门口,目送他们依次上车离去。

“你也先回去吧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。”喻子琛疲惫道。

苏荷一出来便注意到了,喻子琛今日神色很是不对,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。可她不便多问,只得先行离开。

喻子琛叫了司机送他回家。

在车上,他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帮我查一个人,盛景的副总裁,沈景遇,我要他七年内的个人经历。不用细,查他的所在地。他有意隐瞒,可能用过假身份,你查起来可能多有困难,我不要求资料齐全。但你给我的,保证信息真实。”

反观沈景遇,从云深出来后,他只说了四个字,“散了”和“回家”。

前两个字,当着大家面一起说的,众人一起分担了他带来的巨大的压力,也便觉得没什么。后两个字,是他上车后,对助理季泽林单独说的。

然后,在只有季泽林和沈景遇的车上,就只剩下了死寂的沉默。

透过后视镜,季泽林能清楚地看到,他家沈总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玻璃。没错,他确信,沈景遇没有在看风景,而是在看车窗玻璃。

季泽林很认真地在想,身为助理,他是否应该询问一下今晚的谈判结果,毕竟,谁都不知道他和喻子琛在云深单独谈了什么,方才走了的那些高层还特意叮嘱他询问沈总的指示呢。

可他又很认真地想了想,如果沈总有指示,方才早说了。他这种活阎王可不会为了让员工安稳过个周末故意卖关子。何况,虽然沈总一向严肃刻板、寡言少语,他今天看上去心情极差,他实在不想撞枪口上。

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,季泽林终于得出了一个很符合古人经验的答案:沉默是金。

时间一点、一点、又一点地流逝。

看到清韵宛山小区门口那站姿挺拔的门卫小哥时,季泽林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觉得他的面孔比自己亲弟弟还要亲切,终于到了!

他怀着一颗兴奋中带着解脱的心,平稳地将车开到18号别墅前停下。

“沈总,到了。”

“查一下喻子琛,明早整理好资料发给我。”在沉默了半个多小时后,他终于开口了。

然后,没等季泽林反应过来,沈景遇自己开门就下车了。

季泽林没敢多问,只得坦然接受这个指令,目送他离开。

回到家,沈景遇立即打开电脑,在搜索框中输入“F国圣诞节恐怖袭击”几个字。这种世界性新闻特别透明,发生了什么,他一搜便知。

精彩评论:

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(喻子琛,喻总)文。标着恐怖,但是实际很好玩。女主(喻子琛,喻总)各种神操作。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,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(喻子琛,喻总),女主(喻子琛,喻总)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,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,女主(喻子琛,喻总)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,电灯泡。。阻止她唱完这首歌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