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先从上到下的字有几个呀 14.在线等,挺急的 她是我先看上的H文

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先从上到下的字有几个呀 14.在线等,挺急的 她是我先看上的H文

发布时间:2020-06-17 16:21:25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渊清 状态:已完结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渊清原创小说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,主角是沈清,花冷涯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清,你的胳膊受伤,今日帮你请假,在家休息一天。”送走了君断龙和君无名后,沈墨书终于想起了沈清的死活。 “不,我今天必须去学校,

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 免费试读


“清,你的胳膊受伤,今日帮你请假,在家休息一天。”送走了君断龙和君无名后,沈墨书终于想起了沈清的死活。

“不,我今天必须去学校,去确认一件事情。”然而,沈清只是摇了摇头,难得在沈墨书面前认真了起来,看的沈墨书以为自己是眼花了,下意识得便问道:“你又要去作什么妖?”

“不作妖。”沈清笑了笑,随后抄起了君无名帮她带来的东西,“只是去确认一件事情罢了。”语闭,竟不等沈墨书再问什么,直接离去了。

别墅里,沈墨书看着那个白衣胜雪的背影,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,大吼道:“你不吃饭了啊?!”

结果,沈清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门外。

街上,身穿白色禅衣,黑色短裤,脚上踩着人字拖,吊着胳膊的沈清在脑海里回味着那日看到的那抹紫色。

她在怀疑,不!是严重怀疑,那个花冷涯,有可能同她的身份一样,还有可能认识她,否则以她平淡无奇(自认为)的样子怎么可能一进校就能引起对方这么大的关注呢!

所以,今日借着归还衣服,她到要好好的去会会这个可能存在的敌人兼同行了。

于是,沈清伸出手指,在自己的喉咙处一点,然后又清了清嗓子,确认自己从女声变作了男声后这才微微一笑,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说道:“X大学。”

“好咧!”

蓝黄相间的出租车立刻向目的地驶去。

二十分钟后,沈清又重新回到了学校。

此时此刻,刚刚结束了早课的校园中处处洋溢着鲜活的笑颜,合着青青绿草,还有艳艳的红花,一副人间美卷的模样。

沈清深吸一口气,一股芬芳入鼻,不禁微微一笑,漆黑的双瞳倒映出了夏日里的艳阳,仿佛有星光在里面流转。

抛开性子不说,沈清这张脸,长的实在是有些出挑。

细眉,直鼻,小口,瓜子脸,秀气的不能再秀气,但是,偏偏在这秀气中,有着一股凌厉的气势。

藏在那星辰般的双眸下,还有那副纤长的身体里。

就像一朵于冰天雪地中独自绽放的白梅,倔强的仰着头。

也许是身份的特殊,沈清对于生死这种大事看的特别清,所以,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,活着的时候好好玩儿,死了不后悔!

于是,那一份冷傲的气质中又加了点儿超然的味道,如同一块白混合上了一块蓝,调合成了清风霁月般的天空色。

沈清吸了吸鼻子,在自己快被太阳烤焦的时候终于想起了那只紫狐狸是哪个系的,可是……

沈清看了看周围往食堂撒欢的学生们,不由得有些犯难:自己是去画室堵她呢?还是去食堂堵她呢?这是一个问题,挺急的,在线等……

唉!算了算了!看那只紫狐狸那个样子,也不像是能吃食堂的人,自己还是去画室碰碰运气吧!

想到了这里,沈清提着那一袋子的衣服向远处的美术楼走去。

x大学的美术楼独立在一片小树林后面,前面是音乐楼,后面是体育馆,再往后就是一个独立的、露天的游泳池。

沈清来到美术楼的时候,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。

于是,她环顾了一下四周,看着那一间间关着的画室门突然有些头疼。

于是,沈清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,对着那符箓说道:“花冷涯。”接着,又将那符箓贴在了额头上,脑海里浮现出对方的样子。

只见符箓一阵微弱的金光闪过,立刻像活了一样往另一边飞去。

沈清立刻跟上。

结果,却在上到三楼的时候,突然从楼梯的护栏处伸出了一只手,一把捏住了那张符箓!

沈清一愣,双瞳里立刻闪过军刀般的冷灰色。

接着,一抹紫色的、熟悉的身影缓缓从楼梯的拐弯处走了出来。

沈清立刻收回了那不太友好的眼神,笑道:“早啊!花同学。”

花冷涯却看着手中化成灰烬的符箓,冷哼一声,纠正对方道:“沈道长,中午了。”

“啊哈哈哈哈!原来都中午了啊!”沈清没话找话,突然有些尴尬。

而花冷涯却突然笑了出来,看了看沈清打着绷带的一只胳膊,还有另一只手中提着的东西,问道:“给我的?”

“是的!”沈清立刻将手中提着的服装袋递了上去,再次郑重其事的道了一遍歉。

花冷涯便拿出了那里面的衣服,看了看,不由得对着少年伸出了大拇指,“不容易啊,沈道长,这牌子可是法国的小众品牌,你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搞到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语闭,伸出手拍了拍沈清的肩膀,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沈清却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花冷涯全身一愣,转过了头,然后他就看到眼前这个长的极为秀气的小男生眼中的一抹亮光。

如同暴雨天中的闪电,只是一瞬,便将黑暗驱除。

无理由的,花冷涯的心狠狠一跳,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久远到模糊的身影——沈宁。

“花同学。”沈清依旧是淡淡的笑着,说不出的美好而干净,“我想问一下,昨天早晨,花同学你在哪里呢?”

花冷涯看着眼前这张如同明月般光洁的小脸,还有清冽的声音,突然明白了对方为何会千里迢迢的找到他。

原来……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啊!有点儿意思啊……

“沈道长。”紫发美女转过身,突然伸出手挑起了沈清的下巴,一双紫色的瞳孔内写满了戏谑,“我说……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抓住我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后果?

沈清愣了一下。

能有什么后果?不就拉了一把吗?还能拉出屎吗?

“呵呵……”花冷涯便笑了笑,紫色双瞳微微一缩,一股危险的气息蔓延开来。

然后,紫发美女猛然俯身,直接*(此处有马塞克)住了那张薄薄的唇!

沈清瞬间睁大了双眸!

空气中似乎有淡淡的金色灰尘在浮动,折射着阳光,将空无一人的美术楼变成了梦中的幻境……

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渊清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沈清,花冷涯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渊清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沈清,花冷涯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她是我先看上的

作者:渊清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渊清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沈清,花冷涯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渊清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她是我先看上的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沈清,花冷涯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